5·26飙车案开审 侯培庆当庭“认罪”_汽车聚焦新闻_华中在线
汽车 >汽车聚焦 > 正文

5·26飙车案开审 侯培庆当庭“认罪”

2020-02-23 23:12:55 来源: 作者:佚名 阅读:51

       滨海大道“5·26”重大交通事故案昨日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被告侯培庆出庭受审,他面临的指控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侯当庭“认罪”,但在最后陈词时表示,自己犯的是“交通肇事罪”。在昨日的庭审中,“顶包”一说仍成为庭审焦点,受害人一方甚至临时请证人出庭作证案发时的司机并非侯培庆。昨日出庭各方各有所指,在受害人一方指侯培庆系“顶包”的同时,侯培庆的律师则将矛头指向比亚迪汽车,称正是车辆存在质量缺陷才导致三人死亡。

       2012年5月26日凌晨3时08分,一辆G T -R跑车以236 .8公里的时速撞上一辆电动出租车后又撞上一辆红色出租车,造成电动出租车内三人当场死亡。早上10点多,自称驾驶跑车的肇事司机侯培庆到福田交警大队自首。12月26日,侯培庆被“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起公诉。

       昨日,深圳法院网、深圳新闻网对庭审过程进行了全程直播,中央电视台法治频道也进行了录播。前往旁听的不仅有家属、媒体人员,还有关注此案的市民和网友,深圳中院还邀请了多位人大代表旁听监督。

       由于此案涉及的证据较多、且较为专业,昨日的庭审从上午10时一直开到下午5时。在庭审开始,侯培庆先是表示“认罪”,但是在辩论与最后陈述环节,他又改口表示,自己犯的是交通肇事罪,而不是被指控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公诉人用P P T形式举了7组证据,包括对“顶包”可能性的排除,对于此前引发公众关注和质疑的多个疑点进行了释疑,庭审现场还用大屏幕播放了涉案的录像。

       在质证阶段,出庭的各方就已经开始激烈的针锋相对,主要集中在“顶包”与比亚迪汽车质量问题两个方面。侯培庆的代理律师将矛头指向比亚迪汽车,认为侯培庆撞车行为并不一定导致此案中的1司机2乘客的死亡,三人的死亡是因为比亚迪汽车质量存在缺陷才导致的。而死者谭亚立(比亚迪电动出租车司机)的诉讼代理人既针对侯培庆本人,也质疑比亚迪汽车,她坚持认为真正的肇事司机另有其人,侯培庆系“顶包”。据悉,她代理谭亚立在福田区法院状告比亚迪汽车的案件目前还在审理中。

       在辩论阶段,该案定性问题成为争论焦点,即侯培庆所犯的究竟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是交通肇事罪,这也是决定侯培庆命运的关键所在。此外,侯培庆的代理律师也以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受害人等情节为他作了罪轻辩护。

         庭审直击

         危害公共安全罪V S交通肇事罪

       “我犯的应该是交通肇事罪。”昨日的最后陈述阶段,侯培庆明显有充足的准备,他甚至引用刑法条文解释,自己即便醉酒驾驶也属于交通肇事,而不应属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侯培庆的律师认为,出示的证据无法证明侯培庆在主观上存在故意,不能因为案件的严重后果和为了平衡社会舆论,就反推侯培庆在主观上存在故意。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必须以主观上有故意犯罪为前提,交通肇事罪则是一种过失犯罪。证据显示,侯培庆在事发地前十几米有刹车行为,说明他没有放任自己的行为,他并不想发生这样的事,他的行为只是一种无心的过失。

       公诉人则表示,在此案中,侯培庆醉酒后还驾车、高速行驶、穿拖鞋开车、闯红灯等数个因素叠加,完全可以预见到发生交通事故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他作为一个熟悉车辆的司机更应该比普通人能预见到危害性,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避免危险结果的发生,对后果有主观上的放任。

       死者谭亚立的诉讼代理人认为,如果侯培庆不踩刹车,那就是故意杀人了。

         侯培庆是否“顶包”?

       “顶包”一直是谭亚立诉讼代理人张翘律师强调的问题,虽然她没有具体证据,却对公诉人出示的证据一一提出了质疑。比如肇事的G T R跑车的驾驶位下除了留下一对人字拖鞋外,旁边还有散落的牙齿,然而,侯培庆和车内的其他三名女乘客均没有牙齿的缺失,所以其认为当时驾驶跑车的另有其人。对此,公诉人表示在G T R跑车驾驶座左侧地板上确实有一颗牙齿,经过检查鉴定,该牙齿属于车内的孙丹,相关证据显示孙丹右上牙有缺失。

       张翘还提到,事发当天早上10时26分,侯培庆呼气检出乙醇含量为104m g/100m l,深圳市物证检验鉴定中心从侯培庆身上提取的血液进行鉴定,检出的乙醇含量为90.7m g/100m l。张翘表示,侯培庆进行检测时已距离事发时间7个小时了,而乙醇含量浓度仍高于血液浓度,所以可推断侯培庆是在检测前两个小时内才喝的酒,醉驾跑车的司机并不是他。公诉人出示了多份证人证言、视频证据等来证明当时驾驶红色跑车的就是侯培庆本人。

       昨日庭审时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意外情况,谭亚立的诉讼代理人临时申请红的司机晏金川出庭作证,证实当时看到的肇事司机并非侯培庆,而是另有其人。而当法官宣布晏金川进入法庭时,他却从旁听席上站起来,而按照法律规定,证人不能在作证前进入法庭旁听,晏金川还未开口就已不能作证。但晏金川在庭后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事发时因车身突然被撞击,他昏了过去。昨天再次对着侯的照片仔细回忆,晏称自己不能确定侯培庆是不是当时看到的肇事司机。

        比亚迪电动车是否有质量缺陷

       公诉人出示了“5·26”重大交通事故纯电动出租车质量鉴定专家组的相关质量鉴定报告。该报告的结论证实两次碰撞对车内三名乘员造成致命性伤害,整车安全设计未见缺陷。

       根据该鉴定结论,在“5·26”事故中,G T R红色肇事跑车以约183km /h车速与前方同向行驶、车速约81km /h的比亚迪e6纯电动出租车发生严重碰撞。碰撞后E6纯电动出租车与路边大树发生严重的“柱碰撞”。E6纯电动出租车内三名乘员遭受的机械伤害程度严重超出人体承受极限,对三名乘员造成了致命性伤害。

       但是,侯培庆的辩护律师对这份鉴定结论的合法性与关联性不予认可。他们指出,这份鉴定报告是推广节能的政府机构申请的,因此会考虑到整体大局而有偏向性,导致结果不客观不真实,偏重于维护比亚迪公司。此外,律师认为,起诉书及验尸结果已经明确,被害人谭亚立、张瑞凌、唐露露符合生前烧死,这与鉴定结论称3人是因碰撞造成致命性伤害相悖。

       谭亚立的诉讼代理人也认为这份鉴定报告不能接受。她指出,比亚迪E6纯电动车有96块电池叠在一起,受到撞击后,有24块电池发生了爆炸,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司机身上有明显的洞,验尸报告中有“内脏外露”的字眼,这些伤害明显是电池爆炸造成的。她直指政府在对待该问题上有地方保护倾向。

         争议焦点

         被告人:侯培庆

         被起诉罪名: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侯培庆律师称:●侯醉酒驾驶属于交通肇事,不应属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撞车行为并不一定导致三人死亡,三人的死亡是因为比亚迪汽车质量存在缺陷

       遇害者:比亚迪电动出租车司机谭亚立,乘客张瑞凌、唐露露

       谭亚立诉讼代理人称:●肇事司机并非侯培庆,存在“顶包”●质疑比亚迪电动车存在质量缺陷

返回华中在线首页>>

阅读(51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华中在线”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华中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