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王洪文的女儿,大富商,为何拒绝加入美籍_天下奇闻新闻_华中在线
社会 >天下奇闻 > 正文

她是王洪文的女儿,大富商,为何拒绝加入美籍

2019-09-08 04:53:35 来源: 作者:佚名 阅读:58

说起王洪文相信大家对其都应该非常的熟悉,我们国家近现代史上的一著名的人物。王洪文于1935年出生长春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在其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也因为这,作为家里的长子,年少的他就非常的独立,非常的懂事,常常帮助自己的母亲来照顾自己的那些弟弟妹妹。

为了能够补贴家用,王洪文年少的时候常常给自己家旁边的那些富人养猪放牛,来换取报酬。由于家里实在是过于贫穷,王洪文小学都还没有念完。在他16岁的时候就参军了,这一年1951年,正好是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为此后来王洪文所在的部队也被调往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王洪文只是在地方做起了小干部。

后来由于种种的原因,王洪文受到毛主席的赏识,一下就从地方去到了中央,后来更是被毛主席认定是自己的接班人。然而王洪文不争气,在后来与江青等人结成“四人帮”,做了非常多有损我们国家的错事,后来在“四人帮”被粉碎后,王洪文也因此受到了相应的惩罚,被判无期徒刑。

被抓之后的王洪文非常的后悔,天天承受着高强度的压力,这主要就是因为王洪文出身于一个贫穷的家庭,后来也因为高强度的心理压力入狱没过多久之后的王洪文病倒了,在1986年的时候王洪文就被查出肝病,之后就离开秦城监狱,保外就医。但后来还是因为病态严重,六年之后就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58岁。

王洪文一生共有三个小孩,一女二男。在王洪文被抓之后,他的小孩都是在其妻子的照料下成长起来的,一直都生活在上海,至今亦是如此,但是如今他的这些小孩都已经成为了大富商,都非常的低调,相信大家在王洪文被抓之后都不曾听说过这家人的消息吧!在这里小编不得不提王洪文的女儿王亚萍,她凭借自己的实力在酒水方面做得非常的成功,成为当地一个富商,而且王亚萍这个人还非常的爱国。

有一次他在北京参加一个音乐会的时候,说道自己曾被邀请去美国定居,但是她当面就拒绝了,给出的理由更是让人称赞,她给出的理由就是自己是中国人,自己非常爱自己的祖国,自己不愿意离开这个养育自己的国家。这是多少人的榜样,要知道在现如今的社会里面,有钱就移民,有钱就改国籍,这是多么荒谬的做法。XLW

[page]

1973年8月这个特殊的月份,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足以写下浓厚的一笔,因为十届一中全会选举了王洪文当选国家副主席,刷新了中共高级干部的年龄记录,当时的王洪文才多少岁?刚刚过完41岁生日。

此前国家副主席是谁?是打的国民党心惊胆战的林彪元帅,是苏联愿意出10个师换的人,两者之间的差距不可谓不大,然而不管如何,王洪文确实当选了新中国国家副主席。

王洪文出身贫农之家,家里用穷到吃土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基于此也让王洪文即使当上了国家副主席,仍然十分勤俭节约,至于之前流传的,王洪文为了吃一只鸡,还从老家运送过来,是经不起考证的。

在当时那个特殊的年代,王洪文没有当多久的副主席,就被隔离审查,此后除了审判之时出现在众人眼前一次之外,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眼中。

直到1981年1月25日,经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宣判,判处王洪文无期徒刑,当听到判决之后,王洪文笑了笑没有出声,或许他早已料到了这个结局,自作孽不可活...

此后王洪文被关押秦城监狱,在里面服役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仅知道在江青去世之后,王洪文也于第二年去世,后来被证实是得了肝癌,经抢救无效病逝狱中。

王洪文病逝之后,遗体当天就送到了火葬场进行火化,此后骨灰交给了泣不成声的妻子崔根娣,此时此刻她在想什么?或许是在想王洪文在当上国家副主席之后,对她说的一句话。

当天晚上王洪文对她说:“我们老家有一句话叫宁跟着要饭的娘,也不要跟着当官的爹。”此后王洪文向妻子提出了离婚,崔根娣不同意,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如今捧着王洪文的骨灰盒,心里不是滋味。

王洪文逝世之后,妻子没有为王洪文选择墓地,而是把骨灰盒供奉家中,至于原因,其女儿王亚萍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不下葬或许是最好的选择,每天晚上看着父亲的骨灰盒,仿佛看见了他在对我笑。

值得一说的是,王洪文的大女儿王亚萍,在此后的改革洪流中抓到机遇,成为了一名富商,美国曾经向王亚萍抛出橄榄枝(绿卡),王亚萍道:“我爱祖国”。

[page]

王洪文最重要、最机密的是在他办公桌座椅后面的铁皮文件柜。柜子是锁着的,不知钥匙藏在哪里。找人打开后,看到放的文件、档案袋不少。经仔细检查,全是些见不得天日的东西,封面标有“绝密”字样。

1976年10月6日,是个难忘的日子,是全中国人民欢天喜地值得庆祝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祸国殃民、作恶多端的“四人帮”被彻底粉碎的日子。

清查王洪文住地

就是在这一天的晚饭后,我接到通知,于当晚九点钟,准时到中南海怀仁堂开会。

会上,汪东兴同志宣布我和中央警卫局办公室的傅家瑞负责王洪文住处的清查工作。

晚上11点整,我们进入钓鱼台16号楼。一进门便径直到值班室,让值班员通知全体人员马上到会议室开会。这时,我看到值班室墙上的记事板上,还写着中办电告王洪文“晚上八点半到怀仁堂开会、八点到”的通知。除江青是在中南海她的一处住地被收审外,王洪文、张春桥和姚文元,都是接到这样错开时间到会的通知,进会场时被抓捕的。

人到齐了,会议开始。首先向大家说明来意,要求他们积极配合清查组的工作:第一,立即交出随身佩带的武器以及存放枪支弹药的钥匙,交出所有文件柜、办公桌抽屉以及楼内房间钥匙。第二,以上物品交清后,即到门口登车到学习班学习,揭发王洪文的反党罪行。第三,除个人生活必需品外,其他东西一律不得携带。

机要秘书首先表态,坚决拥护党中央的正确决定,坚决与反党分子王洪文划清界限,并立即交出他所持有的全部钥匙。警卫员也当即交出身上带的手枪和所有存放枪支弹药柜的钥匙,并同我们一起开柜清点登记。其中有各式手枪、步枪、冲锋枪以及微型机枪等多支;还有猎枪数支和各种子弹、猎枪弹。当我们检查王洪文的卧室时,在他的枕头下面发现一支锃光发亮的左轮手枪。拿起一看,子弹还上着膛呢。我们立即把子弹退了出来。

[page]

工作人员走了以后,我们开始了紧张的清查工作。遵照中央领导同志指示,不使用楼内电话,不往外打,外来电话也一概不接。“四人帮”被抓后,他们的亲信,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万分。10月6日夜和次日整天,楼上楼下,几乎所有的电话,都一齐响了起来,昼夜不停。吵得我们两人简直无法工作。加上唐山大地震后余震不断,室内到处叮当作响,吊灯直晃。

文件柜里的“绝密材料”

王洪文的办公室陈设倒也简单。有写字台、大小铁皮文件柜和书柜。室内最显眼的,要数一进门靠墙摆着的大酒柜。酒柜上面摆着一瓶茅台酒,旁边盘子里扣着几只酒杯。通过推拉式的玻璃门,一眼可以看到,柜内上层放的仍是茅台酒,下层码放着一条条的中华牌香烟。据说这些烟酒都是上海提供的。

写字台上,除有一个插着几支铅笔的笔筒外,别无其他东西,没有文件,没有一本书、一张报纸。王洪文最重要、最机密的是在他办公桌座椅后面的铁皮文件柜。柜子是锁着的,不知钥匙藏在哪里。找人打开后,看到放的文件、档案袋不少。经仔细检查,全是些见不得天日的东西。铁柜中有一个厚厚的本子,全是诬陷中央领导的黑材料,主要矛头针对当时主管军队工作的中央领导。材料都是手抄的。封面标有“绝密”字样。

另一类是几个犯有某种错误的部队高级干部的个人档案。

再一类是寄给他亲收的几封“效忠信”。记得有一封信大意是:我曾看到一条金光闪闪的巨龙,在你我家乡上空飞翔。现在方知,这条巨龙就是您的化身。我向您保证,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都要坚定地跟着您走,全力保卫您。文字十分肉麻。从王洪文用红色铅笔在这些文字下划的道道圈圈可以看出,他很欣赏和看重这些信件,也是当作珍贵资料保存的。

[page]

此外,还有一些装有现金的信封。信封上印有上海某机关的名称。这些信封都未拆开,是上海每月给他的生活补贴。大概是1976年1至10月份的,总共一千来元。当我们清查他从上海带来的那个警卫员的房间时,在废纸篓里也发现一个未拆开的信封,同王洪文装钱的信封一样,是上海同一个单位发的生活补贴,只不过钱比王洪文的少,每月有15元。

一个枝上的四个柿子

钓鱼台是接待来访的外国元首和重要国宾的地方。这里除了座座舒适宜居的楼房外,还有亭台水榭,满园鲜花,常青松柏,环境非常优美。每逢金秋十月,道路两旁的柿子树、山楂树,黄中透红的柿子,紫红的红果,结满枝头,煞是好看,成为国宾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天饭后,碰巧几个清查组的同志一起从食堂出来。大家边走边谈,说起了路边树上的柿子,江青清查组有位同志说,十楼里挂着长在一条枝上的四个柿子。这样一说,其他组的同志也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那里也挂有同样的四个柿子,就连住在钓鱼台外面的姚文元那里也是一样。我们感到迷惑:不知是他们有意所为,还是无意的巧合,还是有什么别的含义?至今仍是个谜。

“四人帮”以为他们的反党结盟坚如磐石,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党中央采取这么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几个小时就把他们解决了。(据《人民政协报》)

[page]

“四人帮”被捕后,他们的狱中生活如何呢?听他们的狱友刘庆棠讲述“四人帮”在秦城监狱的故事......

性格改变的姚文元

我与姚文元初次见面是在1968年,在样板戏剧团大会上见到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秦城监狱里的人一拨拨走了,人变少了,就让我们几个一块儿看电视。看电视时,谁跟谁在一起,都有安排。我和迟群、王洪文三人在一起看了好几个月,姚文元突然加进来了,我们都没有思想准备。第一次他来时留了胡子,山羊胡子竟留到胸前,秃了头发,跟我们打招呼,比过去开朗热情,很愿意讲话。他当年工作时话很少,让他讲才讲,不会主动讲话,是个挺闷的人。他在台上时很少开玩笑,在公开场合显得拘束。开会时要是周总理、江青在场,都要特意提醒一句:“文元同志说点意见……”他才会说一点。

我惊奇地问他:“怎么留起胡子?”他说:“好啊,留了胡子显得老成……”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变得十分爽朗。在看电视的过程中,他会主动评论。在我的印象中,他评价过女歌唱演员王静的唱法……他问我们觉得如何?我说:“你说得对……”王洪文、迟群说:“你们是专家,要说起专业评论,我们是外行,懂得少,只是看热闹……”

姚文元原来内向安静,好看书。我觉得他到了秦城后性格是有了一点变化。有一次看电视时,我问他最近在做什么事,他说:“看书,写点东西……”后来监狱里我认识的小朋友(指看守)告我,姚文元写了一本哲学方面的书稿,是谈辩证法的,他要求出版。

当年我是42岁,他有四十七八岁,看上去显得老了,但他的身体素质还可以,还是显得健壮。

[page]

想骂就骂的王洪文

我和王洪文、迟群一块看电视,长达两年时间。屋里有两排沙发,一长一短,我们请王洪文坐前排,他愿意坐后排,说坐在后面便于议论。我们每人配属的监护也坐在后排,但他们都是小年轻,知道我们不会出事,他们尽在门外玩,等电视结束了才陪着我们回去。我们一般从晚上七点开始看,一直看到节目都没了,中间就是七嘴八舌评电视剧和文艺节目,会说哪位演员好,哪部戏好。

王洪文后来是什么都敢说,怎么想就怎么说,无所顾忌。1984年国庆阅兵,我们是当天晚上看了,第二天监狱方面又来征求意见,我们都说:“没看够,还想看。”王洪文说:“对对,我们还想再看。”监狱负责审查的人希望我们看,好收集我们的反应,就说:“没问题,明天还放,重播一次。”

结果转天白天又看了一遍,就王洪文和我两个人。王洪文评说一些,讽刺邓小平等台上的中央领导。他这样说时,屋里人很多。他们这样问我:“老刘,这么大的阅兵,看了有何感受?”我也没多说什么。

王洪文原来身体是很好的,茅台酒能喝两瓶,酒量接近周总理。记得当年“文革”中我们在京西宾馆开会,晚上大家一块到我们屋里坐一会儿,准备酒、花生米。就在这时,许世友司令来了,他一进门就说:“我就知道你们有酒,喝喝……”喝到兴致,他跟王洪文、我们几个人一一掰手腕,是一个有趣的人。

王洪文很少谈论政治。姚文元与王的性格不一样,做事说话有分寸,我没有听见他与人吵架。迟群和我从来不乱说话,要经过思索才说一些。

[page]

不说话的张春桥

张春桥后来很少说话,别人说好的不回答,说不好的更不回答,一般人达不到这种境界。他在秦城得了膀胱癌,请了原周总理治疗组的吴阶平等6位大夫来看病,手术很成功。我在秦城无意中碰到他一次,看到他头发光了,显得很胖。

后来我住在公安部所管的复兴医院,一位刘姓大夫告诉我,住在隔壁病房的是张春桥,见到来访的公安部部长,自己照样看报不搭理。

我听张春桥说过,他不爱看电影,爱看书、看报纸,每天都要看香港几个代表性的报纸,养成了习惯。

张春桥与邓拓曾经在《晋察冀日报》一块工作过,他当过邓的副手。1965年底批《海瑞罢官》之前,张春桥偷偷地向邓拓通风报信。1976年11、12月间,当时邓拓、“三家村”还没平反,《人民日报》刊登了批判张春桥的长篇文章,里面就提到张春桥给邓拓报信的事,把邓拓和张春桥都一块骂了。

[page]

心情郁闷的迟群

我跟迟群(曾任国务院科教组副组长)在一起的时间较长,俩人能聊得来。

迟群出来后跟爱人复婚,我去他家,他爱人爱唠叨,不断地说跟着受罪,吃了那么多苦头。唉,说这种话还有什么意义!她心里很烦,迟群和我心里何尝不是那么想。

那一年,迟群住的公家房子可以按工龄买断,组织上却说找不到他的档案,无法让他享受此待遇。如果能找到档案,买这一套房子就能便宜几万元。他当时生活待遇不好,省下这笔费用对他很重要。他曾经工作过的单位互相推脱,很长时间他心情都很郁闷,不知道怎么办好。有一天晚上,他坐在桌旁想给中央写信,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请求上面予以帮助。刚写了几个字,就一头趴倒在桌上,是严重的脑出血。等他不省人事的时候,八三四一部队找到他的档案了。

到八宝山送别时,仪式简单,来的人不多,看到迟群最后的样子,我的心情不好受。

■人物链接:

刘庆棠,1932年生,辽宁盖县人。早年学习舞蹈。建国后,被送到苏联学习芭蕾舞。回国后,在中央歌剧舞剧院芭蕾舞剧团任演员、演员队副队长。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文化大革命”期间,任中央芭蕾舞剧团革委会中共核心小组副组长、中共中央芭蕾舞剧团党委书记、文化部副部长、中共十大主席团成员、第四届全国人大主席团成员。1976年10月后被隔离审查,并被开除党籍。1983年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和诬告陷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page]

一般革命先烈、国家干部,死后都会进八宝山公墓,但是像四人帮这样的,肯定是不可能进八宝山公墓,那么他们会安葬在哪里?

姚文元是比较幸运的,他在1981年经过审判之后,判处了20年的有期徒刑,刑期从1976年算起,到了1996年10月的时候,他就刑满释放了。

他和妻子金英很恩爱,他在出狱后就为妻子修建了坟墓,之后他主要在家中写回忆录,直到2005年12月23日,因为糖尿病去世,享年74岁。

姚文元死后和妻子合葬在一起,墓地在上海青浦区福寿园,为了不给子女带来麻烦,他虽然是和妻子合葬,但是墓碑上没有姚文元的名字,从外表看只是一个人的墓碑。

也有人说姚文元是留下了一块“无字碑”。

张春桥也是在1981年进行宣判的,他被判了18年,在1998年1月的时候,被保外就医,在狱中的时候,1973年时张春桥已经和妻子离婚了。

但是没有对外界公布,张春桥在出狱后,仍和妻子在一起生活,直到2005年4月21日,因癌症去世,据说他去世后被安葬的老家山东巨野县。

江青是四人帮的主要人物,她是在1991年5月14日去世的,她去世后是唯一的女儿李讷,到狱中为她签署的死亡通知书。

[page]

据江青的秘书所说,江青生前嘱咐死后要葬回老家山东诸城,但是女儿李讷不同意,因为李讷不能去山东诸城为母亲守墓,又担心墓被人破坏。

后来经过上级批准,允许江青葬在北京,最后李讷选择把江青葬在北京福田公墓,这里背靠燕山山脉,引来的有永定河河水,算是一块风水宝地。

江青的墓碑是李讷和丈夫还有外孙合立的,墓碑的名称是江青的本名“李云鹤”,立碑人只有“女儿、女婿、外孙”几个字,没有具体的名字,据说是为了不引人注意!

王洪文被判无期徒刑,他比江青晚去世一年,是在1992年8月5日,因肝病去世在狱中的。

他在被捕之前,还一直想要和妻子崔根娣离婚,但是入狱之后就没有离婚,而崔根娣也一直帮忙,照顾王洪文的老家父母。

王洪文去世后,他的骨灰一直被妻子崔根娣保留在家中,为的是能够日夜的陪着他。

值得一提的是,王洪文有个女儿,是一位成功的商人,美国人曾邀请他的女儿去美国定居,但是被拒绝了,他的女儿只说了四个字,我爱祖国。

返回华中在线首页>>

阅读(58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华中在线”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华中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