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胜美军的39军军长吴信泉 朝鲜战场扬军威_中国军情新闻_华中在线
军事 >中国军情 > 正文

首胜美军的39军军长吴信泉 朝鲜战场扬军威

2019-09-07 23:22:46 来源: 作者:佚名 阅读:82




 

  首胜美军的39军军长吴信泉 朝鲜战场扬军威

  原题:首胜美军的吴信泉军长

  作者:胡中乐,现为中国外交笔会理事

  2016年4月22日,北京西郊某地迎来八一足球队50年来的首次“元老”聚会,这次聚会由原八一体工大队长吴皖湘暨夫人付佩生组织。

  时隔40多年了,我终于见到了原38军的吴皖湘老首长,并把我写的《万岁军》电影文学剧本交给他,请求指正。下面的对话很有意思:

  本人:吴指导(曾是我的教练),我国军事题材的好影片很少,我觉得只有《亮剑》、《辽沈战役》、《潜伏》等还不错。

  吴皖湘:是啊。你的《万岁军》题材很好。一名日本教授说“朝战共军击败美军,才标志着新中国真正站立起来”,也使得中华民族结束了一百多年来受到列强屈辱的历史。

  本人:记得1971年,咱们球队在你父亲(时任军委炮兵副司令吴信泉中将,原39军军长)安排下,看了《巴顿将军》、《攻克柏林》、《啊,海军》等国外影片,并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而我国震撼力的世界级大片何时才能出现啊!吴将军可是第一个指挥39军击败美国王牌第一骑兵师的。2005年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来访中国时,专门去拜访39军;日本自卫队还把此战例收入《作战理论入门》一书,成为军官的基本教材。

  ……

  此时,70多岁身材魁梧的吴皖湘,显然异常激动。父辈们的英雄壮举仿佛就在眼前。

  敢与美骑一师交战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果断地将美“王牌军”第1骑兵师投入战斗。

  10月28日,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急令第39军军长吴信泉率部火速赶往云山,阻击南朝鲜军第1师北上。次日,吴信泉率部赶到云山城外,对云山的南朝鲜第1师构成了三面包围,准备与第40军119师共同拿下对方。

  谁知战场情势瞬息万变,计划赶不上变化!31日,美第1骑兵师先头部队第8骑兵团进入云山,接替南朝鲜第1师的防守,其他美军则进至云山以南的龙山洞。

  云山,乃朝鲜云山郡首府。群山环抱,河流纵横,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此战,对整个战局关系重大。双方指挥官都盯上了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从而引发了一场“中美王牌军大较量”。

  美陆军第1骑兵师,创建于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系“开国元勋师”,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均战功赫赫,原是骑兵部队,后改为机械化。朝鲜战争爆发后,这支部队从洛东江反攻突破三八线到攻克平壤,一直担负着主攻重任。其自恃160年来没打过败仗,是麦克阿瑟的“宠儿”。师长盖伊少将在二战中曾任“常胜将军”巴顿的参谋长,以精通装甲战战术而著称。

  志愿军第39军的前身是红25军,长征中的“开路先锋”,抗日初期参加过平型关大战,解放战争期间系四野的“攻坚尖刀”,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西南边陲的睦南关(友谊关)。38岁的军长吴信泉,1926年参加赤卫队,1930年参加红军,系爱吃辣椒的天生不信邪的湖南硬汉。

  之前,一过鸭绿江,吴信泉的心里就直挠痒痒,憋着要痛打美国佬。针对新兵的“恐美”情绪,吴军长动员道,“娘的,不就是美国佬吗?他们也没长着三头六臂!咱不光要摸摸它的老虎屁股,还要扒下它的老虎皮,给咱彭老总做把太师椅!”狭路相逢,勇者胜,全军上下群情激昂。

  10月30日,吴信泉将作战方案上报彭德怀,部队也迅速抢占了云山有利地形。彭总命令:11月1日晚7时30分发起总攻。

  1日早晨,重兵云集的云山一反常态的寂静。白茫茫的浓雾笼罩着山川,为大战前的战场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有趣的是,双方此时还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志愿军以为对手是南朝鲜军,美军以为对手是朝鲜人民军。

  这时,吴信泉接到志司通报,称美第1骑兵师已进至龙山洞地区。为防止美军北上增援,吴信泉马上派第343团南下,赶到龙山洞至云山的公路上构筑阵地,阻击敌军。正午时分,正在急行军的第343团被美军空中侦察机发现。美第1骑兵师师长盖伊接到报告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意味着对手正企图切断龙山洞通往云山的公路。他立即命令驻扎在龙山洞的第5骑兵团派部队向北巡逻;命令驻扎在云山的第8骑兵团驻守诸仁桥,保证公路畅通;命令空军和炮兵严密封锁山路。

  然而,志愿军第343团还是冲破美军飞机和炮火的封锁,抢先一步到达了目的地,还没等修好工事,美军的巡逻分队就赶到了。我部突然开火,美军尚未弄清情况,一场伏击战就这么干净、利索地结束了。

  美第5骑兵团团长约翰逊得知巡逻队遭到伏击,感到军情不妙,遂指挥部队向我军阵地发起轮番进攻。美军的攻势越来越猛,志愿军却坚守阵地,寸士不让。双方激战到黄昏时分,美军已显疲惫,攻击势头减弱,我军则斗志正旺,第343团团长王扶之抓住有利战机,命令1营出击。指战员们如饿虎下山,以手榴弹开道,紧接着机枪狂扫,打得美军狼狈后撤。其中1连全歼美军B连,创造了以一个连歼灭美军一个连的模范战例。

  “刀出鞘、弹上膛”的第39军,默默地等待着一场大厮杀。这时,担任主攻的第39军116师师长汪洋,从炮队镜里发现云山外围出现了大量的坦克和汽车,急得他在电话里嚷道:“军长,煮熟的鸭子别让它飞了!赶紧动手吧?”吴信泉接到电话后,从凳子上一跃而起,走到作战地图前,用手往云山的位置一指,“想跑?可没那么容易。”

  下午5点30分,随着吴军长的一声令下,志愿军提前发起总攻。五颜六色的信号弹在暮霭中腾起,各种火器发出的声响震荡着云山山谷。116师从正面攻击,115师和117师从两翼实施包抄迂回,断敌退路,截敌增援。吴军长以“围点打援”战术,打得敌军措手不及,乱了阵脚。

  一阵猛烈的炮火后,我军潮水般地向云山发起冲锋,并很快逼近美军阵地前。美军指挥官一查弹道,发现是二战中曾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出现的、让德国军队胆战心惊的苏制“喀秋莎”火炮。“喀秋莎”的出现,意味着进攻部队已不是朝鲜人民军,美第8骑兵团这才省悟“中国军队来了”。

  美第8骑兵团在第1骑兵师中一贯担任“开路先锋”,傲气十足。战前,南朝鲜军官曾告戒该团团长帕尔莫:“云山周围肯定已布满了中国军队,他们的战斗力很强,你们要小心应付。”帕尔莫却一笑置之,“中国人?就是那些黄种人吗?他们也会打仗?!”

  这时,天已黑下来了。高地上、河谷中、山涧里,枪炮声、军号声及锣鼓声震耳欲聋,呐喊声惊天动地。美军被这“土八路”战术搞得惊恐万状,抱头鼠窜。一名美军俘虏战后这样说:“当我听到远方的枪炮声和军号声,我以为还在梦里,敌军仿佛腾云驾雾,从天而降……”

  激战至当夜11时,志愿军已攻克云山外围的全部高地。指战员们这才惊异地发现对手不是李承晚军,而是黄头发、大鼻子、蓝眼睛的美国鬼子!

  吴信泉闻讯后不禁仰天大笑,“本想捞块肥肉,不料却啃上了硬骨头!怪不得火力这么强,原来是美军的王牌军!”军部参谋急忙将这一军情上报志司,彭总听罢,从嘴里迸出一句硬邦邦的话:“坚决消灭美王牌军!”

  吴信泉马上对全军下达命令:“发扬志愿军近战、夜战、‘刺刀见红’的特长,首先从气势上压倒美国佬!”他还叮嘱各师师长,“多动脑筋,先打乱敌军,然后各个歼灭!”

  这一下,指战员们嚷得更欢了,“跑朝鲜来,打的就是美国鬼子!现在总算对上号了,上刺刀吧,正想瞧瞧你们有多大道行呢!”

  在肃清云山外围的战斗中,第348团2营官兵还创造了“步枪缴飞机”的奇迹:他们在一座公路桥上发现前方有4个房屋般大小的物品。走近一瞧,居然是4架飞机。原来这片开阔地成了美军的临时机场。经过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后,他们缴获了4架美机。这是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的一次缴获美军飞机。吴军长听后,喜得一拍大腿,“哈,这下可发洋财喽!”

  随着阵阵冲锋号声,志愿军从四面八方涌入云山城,与美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在我军猛烈的攻势下,美军企图向南方逃跑,可后路早被截断,我345团已抢占了诸仁桥的公路路口。激战至11月2日清晨,绝望的美第8骑兵团被压缩在云山南面狭窄的开阔地里。

  这时,美第5骑兵团急促增援而来,却受到我军的顽强阻击。战斗异常惨烈,天上是美军几十架飞机狂轰滥炸,地上是一波又一波的坦克配属步兵的冲锋,阵地上原来茂密的树林,此时早变成一片焦土。

  2日午后到黄昏,美军对志愿军发起十多起冲锋,但只换得在阵地前丢下了上百具美军尸体。更令美军瞠目结舌的是,面对重达55吨的坦克,战士王有在激战中竟爬上正在疯狂扫射的美军坦克。“天哪,这些不要命的东方人!”距离坦克不远处的5个美国兵,被这一场面惊得竟忘了开枪,眼瞅着王有炸毁这辆坦克后,又向他们冲来……末了,他们乖乖地举起双手。

  夜幕降临后,美军试图突围,可还没爬出几步,志愿军一阵猛烈的扫射,就将美军迎头堵了回去,并趁势突入美军阵地。战士们跟美国鬼子玩起了“刺刀见红”,吓得牛高马大的美国兵拼命地往汽车底下钻。不少战士和美国兵抱成一团,用脚踹、用手抓、用牙咬,实在不行了,就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3日夜,第39军向被围美军继续猛攻。在帕尔莫团长的眼里,漫山遍野都是前仆后继的中国士兵,那种感觉就像整座山峦都在涌动……经过一夜的激战,美第8骑兵团第3营全部被歼灭。(1950年11月6日,美陆军被迫撤销第8骑兵团第3营的番号)

  两天三夜的云山血战中,我39军首次以劣势装备歼灭了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骑一师第8团大部及南朝鲜军第1师第12团一部,共歼敌2046名(其中美军1840名),缴获飞机4架,击落1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缴获汽车176辆、各种炮190门及大批枪支弹药、器材和物资。连美国李奇微将军也不得不承认:中国人对云山西面第8骑兵团第3营的进攻,也许达成了最令人震惊的突然性。

  战后志愿军总部总结会上,39军暨吴信泉军长受到彭德怀司令员的表扬。1951年夏,吴信泉等奉召回国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与家宴招待,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

  湖南走出来的红军硬汉

  吴信泉,湖南平江县人,1926年参加农民协会,1930年加入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时期,在红3军团任参谋、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团特派员、军团保卫局执行部长,在井冈山参加了1至5次反围剿和长征。

  到达陕北后,先后任红15军团师特派员、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东征、西征和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的山城堡战役。

  抗战爆发,1937年吴信泉所在部队改编为八路军115师344旅688团,任团政治处主任。9月中旬,吴信泉随部参加了平型关大捷,歼灭日军坂垣师团第21旅团。

  1938年4月,受到129师打击的日军108师团,由山西长治向道清路撤退。344旅首长命令687团设伏打击敌人。吴信泉政委觉得这对经过整顿的部队是个极好的考验。他和团长率部迅速赶到长治与高平间的张店埋伏,严阵以待。日军师团庞大,他们决定打其尾部,待其后卫一个营进入伏击地,指挥部队猛打猛冲,日军无招架之力,歼敌300余人。张店之战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1940年他随部东进冀鲁豫边区,任八路军第2纵队新编第2旅政委。同年5月奉命率部南下华中支援新四军,任新四军3师8旅政委,苏北军区淮海军分区司令员兼政委。先后参加高沟杨口、阜宁、两淮等战役战斗。

  抗战胜利后赴东北,吴信泉任新四军3师独立旅旅长兼政委,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第6师师长兼政委、纵队副司令员。参加了四平保卫战、参加了1947年东北夏、秋、冬季攻势作战和辽沈战役。在冬季攻势作战中,率领第2纵队临时“前指”,指挥部队奋勇作战,连克王道屯、前后温家台等地,生擒国民党军新编第5军军长陈琳达和195师师长谢代蒸。

  1949年他任四野39军政委,率部参加了平津、衡宝、广西等战役。进军中南,一路连战连捷,先后解放柳州、南宁等大城市,把胜利的红旗一直插到祖国最南部的边陲重镇――镇南关。

  新中国成立后,吴信泉任第十四兵团39军军长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志愿军西海岸指挥部第二副司令员、军长兼政治委员,东北军区副参谋长,沈阳军区参谋长,军委炮兵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他是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在党的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1992年4月2日在北京逝世,终年八十岁。

 

 

  吴将军的清廉家风

  吴皖湘大校,原军事博物馆副馆长,系吴信泉将军长子。

  他说:“我兄弟姐妹12人,八男四女,周总理戏称我家是‘航空母舰’。我在男孩中老大,排行第二。1942年日军大扫荡,母亲在苏北灌云县草安村生下我后,还没来得及取名字,就把我寄养到一位老百姓家里。那位老乡只知道我母亲是安徽人,父亲是湖南人,就给我取了‘皖湘’这个名字。历时八个月的扫荡结束后,父母亲才把我找回去。”

  吴皖湘动情地回忆道,“1992年父亲临终前,留下遗言:‘我自1926年参加革命,至今已66年,许多人在战争年代牺牲了,我是幸存者。虽然和平建设时期在运动中多次被错整,但我始终坚信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吴信泉,也没有我们全家。我是无产者,我什么都没有给你们留,沙发、地毯、家具都是公家的,我给你们12个孩子留个好身体。社会发展不平衡,有的孩子生活条件好一点,有的差一点,好的要帮差的,大的要照顾小的,永远团结。我希望我的孩子们坚定共产主义信念,永远跟共产党走,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

  “父亲给我们留下了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永远铭记在心。几十年来,父母亲言传身教,他们勤俭节约、尊敬长辈、诚实守信、善待他人的革命家风和做人美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下一代的健康成长。”

  “1955年以前,我们穿的衣服都由幼儿园或学校发。1955年改薪金制后,不再发衣服了。我们家孩子多,如果买衣服穿,经济条件不允许。于是,妈妈买了一台缝纫机,上了一期缝纫学习班。从此,妈妈开始自己做衣服。妈妈的手很灵巧,将衣服、裤子‘套裁’,能省不少布料。 有一次,一位老战友送给妈妈一顶报废的降落伞,是白色和金黄色相间的伞布,她用白色布给男孩子做衬衣,用金黄色布给重阳、淮阳、新阳三个女孩子各做了一件连衣裙,领口和裙边镶白色花边,战友和老师都夸孩子们的衣服漂亮。”

  “周末全家在一起吃饭,是最开心的时候,但爸爸妈妈没有就坐,谁也不会动筷子。我家兄弟姐妹从来没有为吃东西争吵过。夏天吃西瓜,重阳、淮阳总是给父母亲切两块最大、最好的。在孩子的心目中,爸爸妈妈是最重要的。1960年我参加八一足球队, 1961年重阳姐上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1963年苏宣去西安炮兵技术学院当兵,都将第一个月的津贴费全部交给家里。爸妈收到这份钱,心里暖融融的,他们为孩子们感到骄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兄弟姐妹12人,也是父亲统领的‘兵’。父亲的品德和精神,已融入我们的血液,将永远激励我们前行!”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返回华中在线首页>>

阅读(82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华中在线”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华中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