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足工钱 安心过年(一线探民生)_社会万象新闻_华中在线
社会 >社会万象 > 正文

拿足工钱 安心过年(一线探民生)

2019-07-08 23:20:45 来源: 作者:佚名 阅读:78

  核心阅读

  拖欠农民工工资,重庆荣昌区这样来治:出新招,推行银行代发、专用账户、实名这“三制”,让工资发放及时、明白;出硬招,不仅要求施工方缴纳工资保证金、欠薪应急周转金这“两金”,并将其与施工许可证挂钩,作为制约;出实招,每月开展检查,并落实惩戒机制,常态化干预。无论平时还是年前,农民工的心里都踏实了。

      

  相比往年,朱松在年前显得很闲。

  每近年关,作为重庆荣昌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大队长的朱松,身边常有一群讨薪的农民工围着。然而,今年却基本没人来找他了。

  另一方面,荣昌池水河项目的建筑工人刘向荣,今年也没“机会”和朱松打交道了。之前,刘向荣被拖欠了4个月工资,心里想着“过不好这个年了”,然而,没等他找上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政府就主动找上门来,帮他解了难。

  2018年,重庆荣昌区严格推行落实“两金三制”政策体系。目前,当地2万多名农民工直接从银行领工资,再也不担心拿不到工钱。施工单位积欠6058名农民工的9500余万元工资,也被荣昌区政府“代讨薪”成功。

  出新招

  要求施工方开户存钱,工资月清月结

  农民工被欠薪,有两种情况:老板恶意欠薪,有钱不愿意给;施工方资金链断裂,确实没钱给。

  水泥工杨学兵就遭遇过后一种。“一年干到头,一分钱没到手,怎么有脸回家过年?”回忆起往事,杨学兵一脸苦涩。虽然后来问题也得到了解决,但他心里总是惴惴不安。他说自己每年年初都暗暗祈祷,希望找到的工地,年底发得出钱来。

  因资金链断裂,建设单位和施工方欠薪逃跑——这样的事以前发生过。

  “如果负责人确实有钱,或者名下还有资产,我们都会想办法,帮农民工讨回工钱。”朱松说,就怕追到了人却追不回钱,只能看着那些大老爷们蹲在角落里抹眼泪,甚至泣不成声,“看在眼里,我心里也特别不是滋味,但真是没办法。”

  现在,朱松不再没办法了。2018年,荣昌区正式推行“三制”:农民工工资银行代发制度、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制度、农民工工资实名制度。朱松说,实际操作中,“三制”要求施工方在银行给农民工开户头,项目开工后,存入不低于当月已完工产值的25%,作为农民工的工资款,月清月结。

  “钱在账上,不愁没工资发。”杨学兵说,2018年政府派人来工地宣传那会儿,他们工人还不大相信。结果,每月工资发放日,钱都能准时到账。“这对我们是大好事啊,干活的时候放心多了。”杨学兵说。

  对于施工企业,他们需要对农民工进行实名登记管理。每个月底,施工单位将工资结算清单交至银行,由银行代发。截至目前,当地121个项目实行了农民工实名制管理,还有3个正在办理。涉及的150多家企业,已实现农民工工资由银行代发。

  出硬招

  不缴存工资保证金,不发施工许可证

  为了确保农民工拿到工钱,政策上并非没有设计。工资保证金、欠薪应急周转金,这“两金”也已推行多年。但在过去几年,效果并不理想。

  “原因很简单:没做硬性规定。建设单位和施工方能不缴就不缴。”荣昌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副局长朱祥国说。2018年6月起,荣昌区再次要求在建设领域全面实行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并设置钳制条件,将其与施工许可证挂钩。

  “不提前缴存工资保证金,不发施工许可证。”2018年,在拿下荣昌区西城天街的商品房项目后,施工单位负责人周宗元在办手续时“碰了壁”。反复询问区建委工作人员之后,周宗元终于明白:这回是动真格的了。

  为了拿到证,周宗元不情不愿地交了钱。但现在回头再看,周宗元却觉得这钱“交得值”。“工人干劲足了,我们管理有了底气,工程进度有了保证。”周宗元说。

  在荣昌区,工资保证金实行差异化管理,按照合同价款的0.5%至3%缴存。无拖欠行为的企业,少缴一点;存在恶意拖欠的企业,多缴一些。已竣工验收并足额支付农民工工资的工程项目,人力社保部门核查确认后,2个工作日内按程序退还保证金。目前,当地124个在建项目均缴存了保证金。

  除保证金外,荣昌区政府还设立1000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应急周转金,由区财政纳入预算安排,由人力社保局负责使用和管理。

  “企业无能力支付或者欠薪逃匿了,就会启动应急周转金。”朱祥国称,应急周转金会先行垫付部分工资或基本生活费,帮助解决拖欠农民工的临时困难,与保证金形成“双保险”。

  “监管力度加强,企业也更自觉。”朱松说,“目前还没有需要启动应急周转金的项目。”

  出实招

  每月开展检查,将失信者纳入“黑名单”

  新开工项目,可以用“两金三制”从源头上杜绝欠薪的可能。但是,一些历史遗留的欠薪难题,怎么解决呢?

  年年处置,年年欠薪。荣隆台湾工业园区就是这样一个“老大难”问题。

  “2014年春节前夕,因为资金链断裂,荣隆台湾工业园区发不出农民工工资了。”朱松说,“我们赶到现场时,几十个工人拥上来,情绪很激动。”

  了解情况后,荣昌区人社局下达限期整改指令书。业主单位一边自筹一边贷款,暂时性地把窟窿补上了。没想到,好景不长,第二年又欠上了。

  为根治工业园欠薪问题,荣昌区成立工作小组,多次开会讨论方案。最终,通过法院执行,变卖了园区资产,彻底结清工人工资。园区先后兑付6249万多元,农民工工资基本结清。

  “治‘欠薪’,光靠年底使劲可不行,得提前下足绣花功夫。”朱松说,通过每月开展主动巡查、专项检查,一些欠薪行为得到了有效整治。2018年8月,荣昌区对政府投资项目逐一进行检查,11月,又进行了拉网式排查。

  东湖天街房地产项目因房屋销售困难,付不起农民工工资。当地采用农民土地拆迁后政府回购的形式,解决农民工工资760万元。政府投资的池水河景观工程,因工程款拨付不及时,拖欠117名劳动者工资240万元,政府通过调配款项,在2018年12月初实现全部兑付。

  “决不能欠农民工的血汗钱。”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说,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治欠保支”工作,不仅成立“荣昌区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专项工作组”,还打出一套政策组合拳。

  “源头上,协调配合行业主管部门加大源头治理力度;渠道上,落实重大欠薪失信惩戒机制,将失信者及时纳入‘黑名单’管理;执法上,对恶意欠薪涉嫌犯罪的,人社与公安相互配合调查,尽快立案,及时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曹清尧说。

  被拖欠了4个月的工资,终于在过年前送到了刘向荣的手里。刘向荣说,他得赶紧去商场给家里人买年货,也给自己买身新衣裳,“高高兴兴,回家过年!”


  《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28日 13 版) 返回华中在线首页>>

阅读(78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华中在线”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华中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