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漯河副局长持枪打人续:伤者称枪支非塑料枪_各地报道新闻_华中在线
国内 >各地报道 > 正文

河南漯河副局长持枪打人续:伤者称枪支非塑料枪

2019-06-09 09:35:55 来源:华中在线 作者:佚名 阅读:32

  自称是《人民在线》网站编辑的郭存根给本报提供的图片显示,他的头上和脖子上有伤痕。

牛豪与郭存根等人签订的“赔偿协议”。资料图片

同利公司推销“河畔雅墅”项目的广告彩页。 李琰供图

��i��]��+v���I]��+v���ڮ��j��饺����춺’��i������-�����l��’����ڮ��j��춺’��in���Wj��ݪ����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要一五一十、实事求是地还原被打的经过”。


  另两名被打者郭存根、周大增也先后致电记者。他们都表示,自己不存在“敲诈勒索”的情况。


  4月10日上午,漯河市官方公开回应了牛豪等人殴打袁虞卿、周大增、郭存根等人的案件调查进展,称牛豪“持枪”威胁的情节属实,但牛豪供述是玩具枪,“公安部门正在对该玩具枪是否涉案进行调查”。


  至此,关于这起案件中“持枪”的情节,官方已给出初步结论。


  报警后,车上多出5000元


  在这起纠纷中,自称《党的生活》杂志社工作人员的袁虞卿是3名被打者中与牛豪等人接触时间最长的人。


  袁虞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3月27日中午,他接到郭存根的电话,说有两个朋友来漯河采访,想让他带路。那时,他不知道来者何人,也不知道要去采访何事。


  “他们一共来了两个人,一个是《中国经济时报》的记者耿某,一个是‘中国报道’的朱某。”袁虞卿说,“他们开着一辆郑州牌照的黑色小汽车。”


  随后,袁虞卿带着两人开车来到漯河市孙庄乡的一处在建工地(即本报4月9日报道中提到的“河畔雅墅”——记者注)。“我们在工地上也就待了不到10分钟。”袁虞卿说,“当时工地上还在盖楼。”


  随后,他们3人又前往距离工地约200米的漯河市同利房地产中介有限公司,因为当时听说其是“河畔雅墅”的开发商。


  “耿某他们进去了,我直接上了二楼,没有和公司的人交谈。”袁虞卿说,等他下楼时,耿某他们也谈得差不多了,整个过程大约10多分钟。


  随即,他们驾车离开。行驶至建设路某小区附近时,袁虞卿等人乘坐的车被一辆牌号为“豫LN9999”的黑色奥迪车拦下。“车上下来4个人,其中一个是之前在那个中介公司见过的经理刘某。”袁虞卿回忆道。


  双方发生了争执,耿某和朱某遭到围攻。袁虞卿没想到会惹出麻烦,于是和其中一名寸头、微胖的男子(事后得知就是牛豪)说,他是本地人,不清楚耿某等人是来做什么的,与此事无关。牛豪在查看了袁虞卿的身份证后,没有打他。


  其间,袁虞卿等人想打电话报警,但手机被抢下。但随后有过路群众报了警,双方随后被带到漯河市顺河街派出所接受调查。


  “报警、出警的情况,顺河街派出所都有记录。”袁虞卿说。


  在派出所,刘某向警方表示,他们公司遭到了“假记者”的敲诈勒索,但耿某出示了记者证。随后,警方开始做双方的工作,调解该纠纷。


  在调解过程中,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插曲——有两名自称是沙北派出所刑警队的警察来到了顺河街派出所,说要把耿某等人带走了解情况。在一番协商之后,耿某等3人被要求坐上沙北派出所的警车,他们开来的车则由刘某等人驾驶。


  等到3辆车开到沙北派出所时,耿某等人查看自己的车内物品,发现驾驶座附近多出5000元。


  “耿某就问我,说你知道这个事情不,这个钱是不是你拿的。我说我不知道,我没拿钱。”袁虞卿回忆道,“然后刘某等人说这5000元是我们敲诈勒索他们公司的。”


  刘某一方坚称耿某等人敲诈,耿某一方坚决否认。最后,在警方的调解下,这笔钱被视作“开车的抽烟时人不小心掉下来的”。


  但袁虞卿对此提出了疑问:“为什么在顺河街派出所调解时,会有沙北派出所的警察介入?为什么开车离开时,不是由警察开车,而是让刘某一方开车?”


  他告诉记者,从沙北派出所过来的两名警察与牛豪、刘某等人之间举动来看,双方比较熟。


  送人离开,再度被截


  从沙北派出所离开后,已是傍晚6点。耿某向袁虞卿表示,他和朱某要先回郑州,不在漯河逗留,并让袁虞卿找人送他俩上高速公路。


  “于是,我给我的朋友李某打电话,他的司机开车带他过来和我们会合。”袁虞卿说,“然后,我坐上我朋友的车。我们的车一路带着他们从漯河北收费站上了高速公路。”


  原本以为纠纷就到此为止了,但返程中发生的事儿让袁虞卿感到情况不妙。


  “我们把耿某和朱某送上高速路后,就折返往市里走。车开到北环的时候,又被他们给截下了。”袁虞卿说,“这一次,他们有4辆车,十多个人。”


  袁虞卿告诉记者,第二次拦截他们的4辆车都没有挂车牌,“可能是事先就准备好了的”。其中一辆,就是早先挂“豫LN9999”车牌的黑色奥迪车。


  “持枪”的情节在这一刻上演。


  “他们的车截住我们后,牛豪从车里下来,拿着枪先顶住李某的脖子,说‘没你的事儿,不要多管闲事。’然后,便叫其他人把我架走。”袁虞卿说,“牛豪持枪威胁的事儿不只是我一个人知情,我的朋友李某、李某的司机都可以作证。”


  袁虞卿随后被带上其中一辆银白色的车,“我们这一车共坐了5个人,我被两个人架着坐在后排中间,前排还有两个人”。


  车队一直向南,开到位于西平县境内的一处叫老王坡的地方,牛豪等人将袁虞卿带到一片麦地上,开始殴打他。


  在此前广为流传的视频中,袁虞卿向河南电视台“民生大参考”栏目的摄制人员讲述,带头的一个男子(即牛豪——记者注)用枪指着他的头部,问究竟是谁向媒体进行的举报。


  “我当时就吓惊了,我好像还听到了上膛的声音,我害怕枪走火了,害怕死了。然后牛豪就对着我说:‘要不要一枪打死你?’接着又用枪指着我的腿说‘先在你腿上试试吧?’”袁虞卿说。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被牛豪用枪指头威胁的情节确实存在,“这一点千真万确。而且,我敢肯定,那枪不是塑料做的。”


  “然后,他们十几个人围着我,拳打脚踢。我被打倒后,也没敢再站起来,就坐在地上求饶。”说这话时,袁虞卿一下坐到了地上,给记者演示当时的情景:“有一个还拿出刀,说要挑我的脚筋,我一边躲,一边求饶说,‘你们不要挑我的脚筋’。”


  “他们打一阵停一阵,接着问我是不是我提供的线索,是谁让我去采访的。我说不是我提供的线索,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就接着打。”袁虞卿回忆说,“后来我被他们打得实在受不了,就说是郭存根让我去帮忙带路的。他们说那就好,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了,就接着问我认不认识郭存根的家。我说不认识,他们就问是否认识周大增。我说认识,他们就让我起来,带我去周大增家。”


  “误伤”之后,被迫写下保证书


  在袁虞卿被殴打的同时,郭存根来到了周大增家。


  “3月27日晚上8点多,郭存根来到我家里,告诉我袁虞卿出事了。”周大增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当时还埋怨他,让他不要三番两次带人去采访孙庄乡违规建筑的事情。”


  周大增说,今年1月底,郭存根曾向他提供过这一线索。在两人调查了解后,牛豪一方通过中间人找到周大增,希望周不要再报道此事。“在和牛豪等人见面吃饭的时候,我把郭存根也带去了。”周大增说。


  但郭存根否认自己曾向周大增及其他人提供过该线索。


  耿某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去漯河采访的孙庄乡违规建筑这一线索是郭存根告诉他的,但到现场后发现,“并不像郭存根之前说的那么严重,没有88套别墅”,于是就返回了。


  周大增介绍说,因耿某等人被公安机关调查,郭存根找到他,想通过他协调关系放人。但他们没想到,耿某和朱某离开后,给他们带路的袁虞卿被拦截并被殴打了。


  他分析说,牛豪之所以找到自己家,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郭存根的住处,但知道郭存根和自己熟,于是就找到自己家来了。


  当晚10点多,正在卧室商量的周大增和郭存根听到有人敲门。“我就问‘谁啊’,然后拄着拐去开门,顺便把卧室门带上了。”周大增说。


  袁虞卿告诉记者,牛豪等人开车直接把他带到了周大增家楼下。然后,牛豪带着4个人架着他上楼,让他敲门。


  “周大增问‘谁啊’,我就说‘是我’。周大增就把门开开了。”袁虞卿说。


  开门后,周大增发现袁虞卿满脸是血。还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牛豪等5人便进了屋。


  “他们让我坐在一边,从周大增家拿了一个塑料袋套在我头上。”袁虞卿说,“他家的那个塑料袋不是透明的,他们怎么打周大增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打印收藏纠错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返回华中在线首页>>

阅读(32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华中在线”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华中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