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柜里的儿子:父母之爱子,非为报也_湖南新闻新闻_华中在线
湖南新闻 > 正文

冰柜里的儿子:父母之爱子,非为报也

2019-06-06 09:24:25 来源: 作者:佚名 阅读:66

  2006年,开县丰乐街道黄陵村,18岁的大学生田秦远死了,死讯传出,村民们惋惜这个男孩的离开时,也顿觉诧异,因为没人看到,父母为其下葬。当年54岁的父亲田学明,做出惊人举动:他将儿子的尸体放入冰柜,保存在家,这一冻,就是6年。

  田学明说,人生最大的不幸,莫过于中年丧子,而同样的伤痛,10年内他经历了两次。儿子离世那年,田学明54岁,如今,他满头白发,年过六十,儿子在冷冰冰的冰柜里,也待了6年。

  田家人的秘密

  底楼冰柜存着离世6年的儿子

  丰乐街道黄陵村,距离开县县城最近的村落之一,田家人的“秘密”,在这里几乎无人不晓。

  村里一栋白色的三层小楼,就是田学明的家。他和妻子住在二楼,三楼曾是一对儿女各自居住的房间,即使两个孩子已离开,但这里的摆设依旧如初,老两口定时清洁,令每间房都一尘不染;底楼,一台破旧的老式冰柜安静的待在墙脚,里面,存着田家人不愿提及的秘密:6年了,儿子田秦远的尸体,就被存放在这里。

  “在冰柜里,跟活着时一模一样,我儿子就在我身边,从来没离开过。”走近冰柜时,田学明抹了把泪,又小心翼翼地把双手擦干,冰柜显然已残旧不堪,4块砖头强行将其盖住,不让柜门弹开,取掉砖头的瞬间,柜门弹开了一条缝,儿子秦远就蜷坐在冰柜内。

  田家人的艰辛

  上门女婿凭好手艺撑起一个家

  在黄陵村,他们是少有的在上世纪80年代看上黑白电视的家庭,田学明的勤快,也令所有人对这个上门女婿的看法大为改观。

  “刚来我们黄陵村时,他一个人拖了三个病号,但手艺人,总能靠双手吃饭。”邻居杨爱群说,1979年,外村人田学明上门,入赘到黄陵村,与杨红英结婚,加上杨家的老人,一家八口住在土房里。起初,日子过得很苦,但田学明勤快,日子总算一天天过起来了。

  当年,外向的田学明是村里第一批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他的木工活很不错。一对儿女出生前,他又去了湖南、浙江和广州、深圳,钱被不断从外寄回。其间,其岳父、岳母等家中老人相继离世,那时,村里人觉得,田学明能吃苦,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

  田家人的幸福

  一对儿女伴左右日子越过越火

  1982年,女儿田莹莹出生,田学明外出的频率开始减少,有一手巧手艺的田学明只要回村,总是很受欢迎。

  彻底不再外出打工,是在1987年,当年,儿子田秦远出世了。田学明说,他不愿意像其他工友那样,只有在过年时才能看到子女,为了一对儿女好好地成长,他回了家。

  1996年,田家人花4万元,在黄陵村盖起小楼,当年,这栋白色的三层楼房是村里最“豪华”的宅子。那时,田学明的女儿14岁,儿子8岁,田学明说,那段时光,儿女相伴,是这辈子最愉快的日子。

  田家人的噩梦

  女儿15岁时中暑昏迷离世

  1997年,女儿15岁,被田学明送到了附近的中学住读。“一个活蹦乱跳的女娃,啷个会因为中暑就没了?”田学明至今没弄明白,为何这样普通的病,也能夺去一条生命。

  当天中午,女儿莹莹回家后见父亲正在招待客人,于是主动提出到场镇上去买点菜。随后,她顶着烈日就出门了,半小时后回到家中时,田学明已察觉了异样,“脸卡白,满头冒汗,我问她啷个了,她说‘爸,没事。’我当真了。”田学明很后悔,他觉得如果当时多问几句,尽快往医院送,或许女儿还有救。

  1个多小时后,晕倒在院坝里的女儿被邻居发现,但村里的医生赶来时,孩子已没了气息,“不能接受,当时快受不了了,这口气,我缓了几年。”田学明说,那是他第一次尝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

  田家人的劫难

  9年之后儿子面临死神威胁

  女儿离世后,在田学明看来,儿子就成了他最大的希望,而儿子也是令全家走出悲痛的精神支柱。

  秦远很争气,与父母感情很好,几乎没有过争执。2005年,他顺利考上大学,入学报到时,田学明第一次带着妻子去外省,一起将儿子送到了大学。

  田学明说,儿子一天天长大,让他看到了希望,“只要读书,无论多少钱我都供他。”

  就在日子逐渐扭转,再度回归幸福之时,灾难再度降临。

  2006年3月,田学明接到儿子秦远打来的长途电话:在学校已持续高烧近1个月,感到害怕的他想回家了。

  儿子回家的时间,田学明至今记得很清楚,是2006年4月1日,但当时他并未意识到这病究竟有多重。

  筹钱将儿子送到主城时,儿子的病历本上写着令田学明彻底崩溃的诊断:白血病(晚期)。“医生让不治了,劝我把孩子带回去……”之后,田学明带儿子秦远在重医住院治疗了2个月零1天。有关儿子的一切,哪怕是这些数字,田学明刻骨铭心。

  田学明的崩溃

  他作出决定将儿藏入冰柜

  被接回家的秦远,每天奄奄一息地靠在床上,“那个时候,我和他妈啥事都不做了,就守着他,陪着他,不敢离开,不敢睡觉,就怕一走开,他就闭眼了,这辈子都说不上话了。”说起儿子,在外人看来硬朗的田学明数度抽泣,像个孩子。

  回家后的第12天,7月7日,田学明和妻子陪着儿子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离开时,秦远18岁。

  彻底失去精神支柱的田家人,彻底崩溃了,极度悲伤中他们小心隐瞒着儿子的死讯,经过数天的煎熬后,悄悄地作出令旁人难以理解的决定:将儿子尸体藏入冰柜保存。

  “我给他妈说,别埋了,我们把孩子留在身边,她也同意。”田学明说,当天下午,他将冰柜里的食品取出,给儿子穿洗结束后,哭着将儿子放到了冰柜,每当想念时,夫妻俩总会搀扶着,安静地站在冰柜旁,呆呆地看上一会,然后离开。

  亲友多番相劝

  6年里他一直在痛苦中挣扎

  尽管小心隐瞒,但儿子秦远去世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见有人询问,田学明并没有隐瞒,他如实告知。6年里,亲友也曾多次上门劝说,希望他能将儿子尽快下葬。

  “我一想,放久了就肯定是要烧的,到时,就看不到了。”田学明说,亲人们的劝说,他能理解,但无法接受,那个放在墙脚的冰柜,寄托着夫妻对儿子的哀思,“好歹想他的时候,我能打开看上一眼。”

  村里人说,田学明的精神状态已大不如前,不过田学明却觉得,无论用何种方式,只要儿子还在家里,他就有活下去的动力,“这几年,我拼了命地干活,一个人种20亩地,承包村里的鱼塘,我把自己搞得很累,累了就不去想了。”

  望着孤零零地放置在墙脚的那个冰柜,田学明流下眼泪,“这样做,或许错了,但两次丧子之痛,我的苦,别人不会懂。”

  十年内,田学明痛失一对儿女,失去精神支柱的他选择了一种令人震惊的寄托哀思的方式:将儿子存放于家中的冰柜中,用他的话说,“在冰柜里,儿子跟活着时一模一样,就在我身边,从来没离开过。”父爱如山,见者无言。

  网友:父母之爱子,非为报也

  @shi_2599: 够久了,就让他入土为安吧。既然生不得安,就祈祷他有来生吧。爱他,就放他走吧,他够冷了,您也够苦了,这些也不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zhangyi316343:同情,为什么不幸总降临这个家庭。老来丧子太惨了点。

  @shoujixumei4360:就让时间来冲淡一切…希望两个老人家坚强地走完这一生…………

  @YIYANG968: 逝者已哀,愿生着的两老好好活着,也可以认养或认契有缘心善年青为儿女,虽不及亲生或也能承欢膝下,亦能抚慰失子之痛,安度晚年。

  @Tian1314520_shenzhen):上天是残酷的,总是无缘无故的夺去了好人的生命。大叔,要你忘记悲痛,那是不可能的了,只希望大叔你们能够好起来。

  @lisopp:看了好难过,人生的悲剧莫过于此了。最勇敢的人,面对两次丧子,都不可能再坚强如初。任何安慰都是苍白的。。

  评论:能否换一种方式去爱

  人类的思想是很奇怪的,当遇到痛楚之时,总会找一些特别的方式麻痹自己。田学明痛失女儿之时,还有儿子秦远在身边陪伴,在他心里,秦远就是家里的精神支柱。可是,现在精神支柱已经倒塌了。田学明彻底崩溃了。他只能寄情于工作。他一口气承包了20亩地养鱼,目的就是让自己不停工作,把自己身体搞垮,没有时间和精力想伤心的事情。

  可是,这种逃避对田学明是有弊无利的。20亩的田地,对于一个55岁的老人来说,身体上肯定吃不消的。在辛苦一天之后,田学明还会想起儿子的离世,此时最后身心疲惫,甚至严重受伤,最后不堪设想。儿子死亡,灵魂已经离他而去了,只有尸体保留在冰柜里。

  或许很多人都认为把儿子尸体藏于冰柜是不好的,但是又有谁能理解田学明夫妇的痛楚呢?他们也想儿子入土为安或者火中升天,但是尸体土葬或者火葬之后,就变成灰了,到时田学明真的是伤心欲绝。现在田学明夫妇只要想起儿子,就可以打开冰柜看一下尸体。正所谓睹物思人,或许在他们心里,只要能看到儿子尸体,就感觉到儿子从未离开他们身边一样。

  爱子死亡,尸体应该火葬。可是,老人却将爱子的尸体藏于冰柜6年之久,目的就是希望想念爱子的时候,可以打开冰柜看一下。老人在中年的时候已经痛失女儿,老年的时候再度丧子,这种伤悲谁能理解呢?冰柜藏着是爱子的尸体,也是自己对爱子的思念之情。这份父子之情,值得尊重,但他的行为,却与国家有关政策相悖。让已经在那个冷冰冰的冰柜里待了6年的儿子早日入土为安,或许,换一种方式去爱,去寄托这份哀思,无论对于逝者本身,还是这位父亲,都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田学明夫妇年龄以高,很难再生孩子了。在中年丧女之后,已经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老年再度丧子,一般人难以接受。现在他们打开冰柜看儿子尸体,对于他们来说,是生命的寄托,也是生存的动力。这对老夫妻,以后生活将会很难,确实令人心痛。秦远,你会保佑你父母的,是吗?

返回华中在线首页>>

阅读(66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华中在线”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华中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