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彭丽媛联合签名首次曝光(图)_世界各地新闻_华中在线
国际 >世界各地 > 正文

习近平彭丽媛联合签名首次曝光(图)

2019-05-12 15:56:42 来源: 作者:佚名 阅读:0

   原标题:跟习大大出访(5):如何请到习大大彭麻麻来做客?

   人民网11月19日电(杜小杜) 人民日报微信公众账号今日关注“怎样让习大大彭麻麻联名回信”。全文如下:

   很多人都给习大大写过信,但怎样写才能让大大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今年5月,塔斯马尼亚州的16个小学生用稚嫩的汉字给习大大写信。没想到,梦想成真,收到了回信,还请来了习大大彭阿姨。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早上去,晚上走。18号一天,留给了霍巴特。

   霍巴特是谁?它在哪?不是首都,也不是经济文化中心,在很多国人眼中,它名气小到甚至很难和那些大腕级的城市们一起愉快玩耍。

   但是,历史性的一天到来了。18号,霍巴特三个字,以高铁般的速度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在世界上想必也有了新的名号。

   因为,习大大去了那。为“情”,为“理”。

   一老一少,两次邀请

  很多人都给习大大写过信,但怎样写才能让大大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塔斯马尼亚州小学生的信,肯定是一篇“范文”。

   5月,听说习主席要访澳,16个学生用稚嫩的句子,描绘了塔州的独特物产和美丽风光。习大大在17号的演讲中,一讲到这,语调都温柔了:“(信中)特别提到了塔胡恩空中栈道、大峡谷,当然还有‘塔斯马尼亚恶魔’,如果去 大峡谷呢就可以捡到美丽的孔雀羽毛。这让我充满了好奇。”

   范文是怎样写成的?

   汉字的信,16封,每封差不太多。(自寻亮点…)

英语的信,不仅有孩子们的照片,还设计了五花八门的访问路线,全是孩子们爱玩的地方。

孩子们满心欢喜地寄了出去。没想到,梦想成真了。收到了回信, 也请来了习大大彭阿姨。

这是不是他们俩一起的签名首次亮相?

=============分页符=============

  爱学汉语,爱中华文化,憧憬去中国,期盼多一些中澳交流——你说,这样的孩子不鼓励,怎么行?

   18号上午,在州督府草坪上,他们和习大大彭阿姨一起聊天,一起种下一棵玉兰树苗。孩子们送上珍贵的礼物:一只穿着校服的可爱泰迪熊。

   习大大发出邀请:希望你们到中国去,去访问、去学习。以后,还可以继续书信联系,把你们的好消息告诉我,一同分享。

   多数孩子还收敛着自己的兴奋,等习大大夫妇一转身,他们马上唧唧咋咋闹成一团,用夸张的表情连连评价习大大彭阿姨:

  “lovely”!

   孩子们在信中的描绘,令人神往,可真要去大峡谷捡孔雀羽毛?太奢侈了!热情的塔州人民想了办法,把“塔斯马尼亚恶魔”(袋獾)请到了草坪上。

   在塔州人民眼中,它像大熊猫一样珍贵。一只出生不久的“小恶魔”被递到了彭阿姨手中。

   大大问:怎么抱?

  彭阿 姨轻声说:像抱婴儿一样。

习大大对澳方说:你们养育了一群可爱的“小魔鬼”。

=============分页符=============

   告别孩子们,再来叙一段旧情。

   2001年,塔州州长培根去了福建。习大大和他一道签署了福建省与塔州建立友好省州关系20周年联合声明。

   当时,他邀请习大大访问塔州,习大大答应了。

   一晃十几年过去,培根英年早逝,但习大大念念不忘这位老朋友,忘不了对他的承诺。

   这次来,习大大专门请来培根的家人,一道叙叙旧。

真是叹服大大的记忆力,他还记得培根最爱的那首歌《鼓浪屿之波》。

  再也没有比这更完美的故事情节了(是事实):遗孀哈妮是澳中友协会员;长子马克是澳中工商理事会塔州分会主席;次子斯科特是工党议员,看起来和中国没啥关系,但他有“战略规划”:把7个月大的女儿带到现场,并告诉习大大“今后我们要带她去中国”。

   一起看照片,相互送礼物。屋子里的温馨哦,估计至今余味绕梁。

刚才说到了和福建友好省州的事,地方交往早,让民意基础根深叶茂。

   还记得下飞机时,一群快乐的孩子们成了机场的抢镜小明星。习大大夫妇一出机舱门,他们不禁欢呼起来,使劲挥舞国旗,每个人跳啊乐啊。

   这会儿,见完培根家人后,代州督布洛、州长霍奇曼,干脆把几乎所有的副州长、部长都叫到了现场(今天是给州政府放了假吗?)逐一向习大大介绍“班子成员”。

   会见前,房间里的椅子不够用,只能临时从别的房间往这搬。

   接着是午宴。且不说环境怎么美,单单这菜单,就见识了他们下了多少细功夫:所有食物都来自塔州,每个下面都标明了产地,比如“杂拌夏季豆类”这道菜,下面一小行字是:蚕豆和荷兰豆——总督府花园。

敢情,这些豆就来自我们刚才的草坪啊!

=============分页符=============

   朋友铁了路好走,南极科考意义大

   午宴后,直奔港口。

   找张地图更清楚:

霍巴特在澳大利亚的南端,和南极隔海相望,是澳南极科研的“母港”。

  大名鼎鼎的“雪龙”号就在这。 在执行中国第31次南极科考任务途中,停靠补给。

   阿博特总理赶来了,陪着习大大参观。他给习大大说的话很是掏心窝:之所以陪同您前来,塔州对您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陪同去外地考察,规格和礼遇相当的不一样。有些什么讲究,记得咱们9月份《跟习大大去出访(7)》里说了不少,感兴趣的微友们可以翻出来看看。

   习大大和阿博特一道,跟中澳南极科考站视频连线。

两个站离得不远,一个叫中山,一个叫戴维斯。

   从屏幕上看去的感觉,有点像舱里的宇航员。他们讲了工作生活情况,也纷纷表态(大意是):一定好好干!

   习大大和阿博特的讲话,都反复强调了一个意思:南极科考对人类意义重大,中澳要继续加强合作。

  朋友铁了路好走,中澳趁热打铁,签了南极合作谅解备忘录。

   出了大厅,就是码头。登上“雪龙”号甲板,阿博特和习大大一直在热聊。

   后来,阿博特有事先走了,也可能是善解人意滴先走了。(设计台词:你们自家人见次面很不容易,我就不多打扰了。)

   习大大在“雪龙”号上,看了两个地方。

  一个是展览室。

   科考的奋斗历程,不仅有图,更有人。展览室第一张大照片是30年前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我国首次南极考察立功受奖人员。照片里的汪海浪、吴林,今天还在“雪龙”号上干,一个是副领队,一个是水手长。站在习大大身边,憨笑着搓着手。大大勉励他们: 再立新功!

还有一张图,实在是和冰天雪地不太搭。

   周围白雪皑皑,他们竟然光着膀子、喝着啤酒,露天泡澡!原来这是中澳科学家联合冰架考察后,返程途中泡循环热水。

   “温度多少?”

   “15度。”

另一个是实验室。

   主要是采样。一位研究员给习大大展示了细胞仪,正研究微微型浮游生物种类和数量。

   他说,这是最底层的生物链,就像海洋草场,通过研究它们可以进一步了解海洋生态环境。

听说一个研究员来自厦门的海洋所,习大大说,我过去经常去。(看来,大大关心科考可是有年头了。)

   还有两个故事:

  1、在迈过一道舱门时, 门槛高,习大大抬脚迈进去,扭身看看身后的彭阿姨, 轻道了一声“来”,抬手牵着彭阿姨迈过门槛

2、习大大和彭阿姨走下轮船,所有的队员纷纷站到甲板上。队员们这一走,就是163天。

  习大大挥挥手,再挥挥手。

不知是谁带了个头,一亮嗓子,所有人齐声喊:习主席好!

  习大大朗声说:一路顺利!

   那个场景,泪窝窝浅的,真是有点受不了。

   (以上照片除署名外,均为杜小杜摄)

责编:朱马烈 打印收藏纠错 返回华中在线首页>>

阅读(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来源:华中在线”字眼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华中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不涉及任何商业用途。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以便我们及时做出处理。